话多嘴毒,不好相处。

  紫水晶  

【宇楠】气球(三)

●今天的宏宇不只是表弟

前文:(二)
——————————————————————————
第二天宏宇果然没来,傍晚时分亚楠和舍友吃完饭从食堂出来,舍友一脸八卦地问亚楠是不是终于把人给吓跑了。亚楠非常无语地看了舍友一眼,感觉这句话槽点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索性移开了目光。
这一转头,就看到前方拐角处的梧桐树下,有一大片氢气球。
那时候的氢气球简单却好看,内层纯色外层透明,像是浮在梦境中。一大片氢气球色彩斑斓又界限分明,仿佛游在金色阳光中的鱼群。
气球下面,是难得收拾整齐的关宏宇。
宏宇打工要出力气,衣服总是比普通人薄些,仍然时不时会带上汗碱。可今天他为了显得正式,不仅换了干净衣服而且穿得比大家都厚,翻完墙还没洗的一双脏手被汗洇湿,握着拳不知道往哪儿放。
看到亚楠,宏宇笑着对她挥手,系在他右臂上的气球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互相碰撞。
亚楠回过神来,皱着眉大步走过去:“关宏宇,你哥在学校连菜都不舍得打,你哪来的钱买气球?”
“我哥在学校不打菜?不可能啊,我每个月给他塞的生活费够他天天吃肉的,”宏宇一脸惊讶,随即恍然大悟,“我说我哥怎么一回学校就掉肉,我还以为他是学习累的。不行我得跟我妈说一声,让我妈训他,本来就是个棒槌再不好好吃饭,回头当了警察还指不定吃多少亏呢……”
亚楠弹了宏宇一个不轻不重的脑瓜崩:“行了啊你,唠唠叨叨跟个老妈子似的。你还知不知道你今天是来干嘛的?”
宏宇这才反应过来,挑起一边眉毛对她笑:“亚楠,我喜欢你,当我女朋友好不好?”
亚楠左手按在宏宇肩膀,右手扶在宏宇后脑勺上,踮起脚尖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
宏宇愣了一下,正想抱住亚楠往下亲,就想起来自己满手是灰,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亚楠笑着拿出纸巾给他擦手:“你买的这些气球花了多少钱啊?”
“他平时卖两块钱一个的,我买得多,99个一共收了我一百块钱,”宏宇把气球从胳膊上解下来递给亚楠,把她抱进怀里,“喜欢吗?”
“喜欢,不过你下次不准这么乱花钱了啊,”亚楠点了点宏宇的鼻尖,“我晚上还得去图书馆自习,你早点回家吃饭,别让你妈等急了。”
“行,你早点休息啊,别累着,”宏宇松开手,笑得非常灿烂,“我回家找我妈告状去了。”
亚楠被逗笑了,又点了点宏宇的鼻尖,“告吧。”
宏宇美滋滋地穿过小树林,翻墙出了学校,又突然觉得还想跟亚楠聊两句。于是他助跑几步,跳起来扒住了墙头。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亚楠的大嗓门:“卖气球了啊,一块五一个!”
宏宇手一滑,摔进了草丛里。

第二天中午,亚楠端着餐盘找遍整个食堂,在关宏峰对面坐下,“关学长。”
关宏峰笑了笑,把自己的餐盘往后拉了拉,让亚楠把她的餐盘放下,“叫我关宏峰就行,找我有事?”
“昨天宏宇给我买了一堆气球,我留了一个白的,剩下的都卖了,”亚楠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递过去,“卖的钱都在这里,我估计给宏宇的话他肯定不收,你给他捎回去吧。”
关宏峰没推脱,接过纸包放进口袋里,“谢谢你。”
“我跟宏宇谈恋爱这事儿,你没意见啊?”亚楠啃了口馒头。
“宏宇从十四岁开始谈恋爱,在你之前正式交往的女朋友有十二个,交往时间从一个月到三个月不等。这十二次里,有一次是我给拆散的,有两次是女孩子的家长拆散的,剩下那九次都是因为宏宇一边谈恋爱一边见着漂亮姑娘就勾搭,女朋友忍无可忍才分手的。”关宏峰面无表情地背完这串数据,夹了一筷子土豆丝。
亚楠坐直身子:“你现在跟我说这个,是劝我早点和他分手?”
“不是,”关宏峰看着亚楠,挑起一边眉毛笑了一下,“宏宇昨天在我妈面前告我状了,我这是在报复。”
亚楠愣了一下,看了看关宏峰餐盘里那份食堂里最便宜的清炒土豆丝,扶着桌子笑得直不起腰。
亚楠笑了半天才缓过劲来,感慨道:“你们兄弟俩是真有意思。”
“说到底还是一个家庭里长大的,差距其实没那么大。”关宏峰看着桌面,浅浅地一笑。

周末,关宏峰回家住,在晚饭桌上把那一纸包的零钱交给宏宇,顺便跟母亲解释了前因后果。
李桂兰听完,伸手去敲关宏宇的脑袋:“小宇啊,以后好好对人家姑娘,别天天见着女的就走不动路。这姑娘这么贤惠,你要是能娶到她,也算是咱们关家的福分。”
“高亚楠不只是贤惠,”关宏峰夹了一筷子菜,“更重要的是,她能镇得住宏宇。等她把宏宇收了,宏宇肯定老老实实当个妻管严,咱俩也能放心。”
“不是,我说哥,”宏宇停下了筷子,“我要当妻管严了,你就这么高兴啊?”
关宏峰和李桂兰盯着宏宇,动作一致地点了点头。

后文:(四)

————————————————————————————
PS
1.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坑没填。本来以为上中下能写完的,最后还是改成了一二三四。
2.无奖问答:纸包里一共有多少钱?

评论(12)
热度(24)
© 紫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