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多嘴毒,不好相处。

  紫水晶  

【明宝】死刑(三)


ooc怪我
私设池子取走了骨髓移植记录,大宝翻案失败,老秦被判死刑。

————————————————————————————
家属告别那天,狱警的脸黑得跟小黑有一拼。
见过家属告别的时候强颜欢笑的,还真没见过谈笑风生乐得如同智障的。
大宝和林涛你一言我一语地互损,表情丰富动作夸张仿佛在说相声。秦明安安静静地听着,时不时来两句毒舌点评,眼带笑意。
大宝声情并茂地给秦明讲述一周前宝宝首次来警局,被大龄单身青年小刘误搭讪的情景:“小刘来刑警队三个多月了,头一次这么勤快,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嘘寒问暖的。宝宝文静惯了,脸皮薄,也不好直接说穿。等林涛审完犯人回刑警队,一进门就看见小刘跟个狗腿子似的缠着宝宝,当时那个脸黑得,跟锅底一样,醋味都飘到二楼法医科来了。这一个星期刑警队的卫生全是小刘打扫的。”
“林队长果然公正无私。”秦明微笑。
“宝哥你还好意思说我,”林涛反击,“上周二新来的小杨碰掉了一把老秦送你的解剖刀,你当时就把人家赶出去了,连带着小贺也三天没进解剖室,俩法医科的新人愣是天天在刑警队打杂。你就不怕他们跟谭局反映你虐待下属?”
“去去去,宝哥我几十年的媳妇熬成婆,好不容易升了科长就不能享受享受赶人的感觉吗?”大宝叉腰。
“第一,你跟我同事了两年三个月零五天,没有几十年。第二,你连男朋友都没有更别提结婚,不是媳妇。第三,婆这个字如果指的是婆婆,你当然是算不上的,不过如果指的是黄脸婆,用在你身上倒是很合适。”秦明以分析尸体伤痕的严谨态度和严肃语气分析了一下大宝的话。
林涛叹了口气:“你这个变态的数据控。”
大宝瞪了秦明一眼:“不会聊天的人活该单身。”
“那么请问会聊天的李大宝女士,你脱离单身了吗?”秦明露出一个标准的秦式假笑。
“哼!”大宝愤愤地别过头去。
狱警提醒他们告别时间结束了,三人都站起来。
大宝和林涛都盯着秦明,而秦明盯着大宝。事已至此并没有什么话能说,只是想把对方的容颜牢牢记下,刻进灵魂中。
临走时秦明才看了一眼林涛,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个坚定的眼神。
秦明转身跟着狱警离开。背影消失在拐角的瞬间,大宝再也撑不住了,腿一软瘫在地上,眼泪瞬间决堤。
看不到一颗颗的泪珠,只看到一道道的泪痕。可就算哭成了这样,却也是死咬着下唇不肯哭出声。
林涛蹲下来,一只手按上大宝的肩膀,眼底的悲伤让这个三十出头的汉子看上去仿佛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秦明没有回头,脚下步子四平八稳,平静得像个尸体。

家属告别是在中午,死刑执行是在下午。
行刑前,狱警照例询问犯人有无遗言,秦明点了点头,“请问有录音设备吗?”
因为有家属告别环节,再加上死亡来临时的心理压力,平时很少有犯人在这个时候留遗言,就是有遗言也多半是狱警转告,所以狱警楞了一下,在一旁的书桌里翻找了一分钟多,才找出来一支有些陈旧的录音笔。
秦明接过录音笔简单调试了一下,然后按下开关,闭上眼睛缓缓开口:
“我自幼失去父母,性格孤僻,不善言辞,成年之后亲近的只有两个朋友。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法医和刑警,也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人。”
“后来这两个朋友,一个亲手为我戴上手铐,另一个,提交了定罪最关键的证据。”*
“但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因为他们在感情面前选择了坚守正义,没有因为嫌疑人是我而徇私舞弊,对得起身为警察的职责。”
“大宝,林涛,不要内疚,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秦明按下保存键,把录音笔还给狱警,然后在狱警的指挥下跪到规定的位置。
身后的武警把枪口对准他的心脏。
都说人临死的时候,会看到过去的一幕幕在眼前回放。
此刻在秦明心头回荡的,却是第一次见面时,大宝狂奔而来的脚步声。
她就这样一路狂奔闯进他的世界,干脆利落地破开他保护自己的坚硬外壳,用自己无穷无尽的温暖把他冰封的内心融化。无论中途被他身上的刺扎过多少下,都始终笑得灿烂。
能遇到你,此生无憾。
——————————————————
*:此句非阿晶原创,来源于B站18集的弹幕,略有改动。

评论(13)
热度(35)
© 紫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