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多嘴毒,不好相处。

  紫水晶  

【明宝】二娃三十题(20下)

20.拒绝重男轻女(下)

01~19被lo主吃了(误)

日常琐事
女权主义思想浓厚,注意避雷
————————————————
李二万脸色煞白的原因,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当时老家拆迁,补偿了一套八十平米的还建房。李二万觉得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儿子,“理所当然”地要求还建房落到他名下,大宝一家自然是不同意,由此引发了一场争吵。
当时是国庆节假期,安素素带着思礼和安安出去玩了,李父李母手挽着手出门买菜了,李二万和秦明夫妇在秦明家的客厅里理论。
“咱爸妈年纪大了办手续不方便,这套房子早晚都是我的,现在落到我名下有什么不行?”李二万皱着眉看着“多事”的姐夫。以前他还觉得这姐夫挺好,讨爸妈欢心又能管事,家里大大小小的琐事都用不着他操心了。没想到在这种顺理成章的事上姐夫竟然突然找他麻烦。
“这套房子现在不是你的,就不能落到你名下。更何况爸妈百年之后,大宝和你同为第一顺序继承人,遗产应该平均分配。”秦科长和大宝多年以来形成了默契的分工,好言安抚息事宁人的事归大宝,正面斗嘴针锋相对的事归秦明。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房子从来都是留给儿子的,你看看咱村老刘家,四个闺女一个儿子,这回拆迁两套房子不都落儿子名下了吗?!”李二万想想就来气,同村的男青年数他说媳妇说得晚,都嫌弃他没个自己的房子。爸妈挣了钱也不给他盖房,一心供姐姐上学,不就是考上大学了吗有什么了不起?!上完大学竟然还上什么研究生?!女人家读书有什么用,还不是在家洗衣做饭带孩子。
“只有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才按照风俗习惯处理问题。法律面前男女平等,继承遗产也没有儿女之分。”秦明语气不温不火,耍猴一般平静地看着小舅子面红耳赤的样子。
“行,你行,多读了几天书,学会讲法律了啊,”李二万气急败坏地指着秦明,口不择言:“这是我李家的事,你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在这儿瞎叨叨?!”
外人……秦明被戳中痛处,整个人僵硬了一瞬。哪怕他和大宝结婚已有六年,哪怕他如此努力地融入大宝的家庭,他也只是个外人。
“李、二、万,”一直沉默的大宝开了口,语气冰凉,“你有什么资格说老秦是外人?也不看看爸妈现在住的是谁的房子。这些年爸妈家的卫生哪一次是你打扫的?这些年爸妈家里添的电器哪一件是你买的?你一年回家几次,老秦一个月回家几次?论孝顺你看看谁才是外人?”
大宝脾气好,不代表她没有脾气。她动怒时看上去异常冷静,说起话来彬彬有礼,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秦明突然回想起当年的初遇。他较真的态度和刻薄的语言都没有激怒她,却在随口说出“这活女的干不了”之后收到了大宝的怒意和反击。
其实秦明并不是歧视女性,他对女性的了解除了法医方面的知识以外,就只剩下记忆中母亲的样子——温暖、柔弱、爱干净。
相恋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无意间踩了她的底线——性别歧视。
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外表之下,是坚韧而又骄傲的灵魂。
他像试图理解进食的乐趣一样,试图理解大宝的女权主义思想。值得庆幸的是,在大宝与他不同的众多方面中,这是一个难得的有参考书的方面。
后来林涛来串门时发现秦明手里的书从《怪癖心理学》变成了《第二性》,出于好奇一番百度之后三天没来法医科。

被揭了短的李二万有些底气不足,“我……我这不是……工作忙嘛。”
“我和老秦都是法医,工作不比你轻松。回不回家这不是能力问题,是态度问题。连孝顺都做不到,还好意思要求多分财产?”李大宝表情冷静,目光锐利如同解剖刀。
李二万词穷,正想举一个同村某人不孝顺还有房子的例子,就听到门响——李父李母买菜回来了。
李二万刚因为“不孝顺”而在争吵中失利,现在赶忙到门口接过爸妈提着的菜以显示自己孝顺。
李母十分惊讶,“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二万你怎么突然就学会帮爸妈拎菜了?”
李父却注意到女儿神情不对,绷着脸一副生了气的样子,忙不迭地过来哄:“大宝怎么不高兴啊,谁招你惹你了?爸帮你教训他。”
大宝抿了抿嘴,落下颗泪来。秦明赶忙把大宝揽到怀里,简明扼要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李父听完,立刻开始数落儿子:“我跟你妈身子骨好着呢,你这都瞎操些什么心,到时候你那一半财产少不了你的。再说这种事你不跟爸妈说,跟你姐说算什么,看把你姐气的。”
李二万别过头去,“你姐你姐,你们天天就知道惯着她。凭什么当年姐跟着你们在城里过好日子,把我扔在乡下和爷爷奶奶过?”
李母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这孩子还是长不大,“这不是当时计划生育查的严吗,要是带你在城里过,你爸的工作铁定保不住啊。而且后来你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们不也交了罚款把你接过来了吗。”
“你以为你在乡下就受了委屈吗?爷爷奶奶五个孙女就一个孙子,天天把你当掌上明珠宠着惯着。过年的时候桌上炖了鸡,两个鸡腿都是你的,你觉得我们这五个孙女委屈不委屈?”李大宝索性也把憋了多年的话吐了出来。
秦明恍然大悟,难怪阳光灿烂的大宝会有这样一个骄纵自私的弟弟,原来是被爷爷奶奶惯坏了。
李二万一个人被一家人数落,只能认错服软,毕竟当年惯着他的爷爷奶奶都已经不在世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房产证上是李父李母的名字。
秦明和大宝走出家门后拐到墙角后面的无人处,交换了一个停留在嘴唇却十分绵长的吻。

李二万正是想到此事才变了脸色。按农村习俗,大宝的儿子姓了李,大宝的地位就和儿子一样,因为她把这个姓氏传了下去。这样一来,李二万独占房子的想法就在法律和风俗上都不占理了。
李父李母是纯粹的惊喜。老人虽然对待儿女一碗水端平,但还是有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愿望的。而且小秦这样一个骄傲的人能允许自己的儿子随母姓,对大宝的宠爱可见一斑。
秦明从念出李思勤这个名字开始就盯着大宝看。大宝笑得眉眼弯弯,一脸的幸福与得意。他不自觉地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回应了岳父岳母的问题:“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孩子应该跟谁姓。况且大宝是孩子的母亲,她为孩子付出的比我更多,完全有权利把姓氏传给孩子。”
“女儿姓秦,儿子倒姓了李,姐夫你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吗?”李二万不能理解。
“我刚才说过了,重男轻女是封建糟粕。”秦明对李二万露出一个经典的皮笑肉不笑。
“来来来,小秦你尝尝妈做的藕盒,可好吃了。”李母夹过来一个藕盒,李父不轻不重地拍了儿子一把,使了个眼色让他安静。
中秋之夜,一家团圆,月色静美。

————————————————
lo主的碎碎念:
艺术源于生活,我写这个故事的灵感,就来源于舅舅祝贺父亲的那一句“恭喜你有后了”。
不同的是,身为大女儿的我,不是单纯无知的6岁,而是即将成年的16岁。
不同的是,母亲当时不在场,父亲是老好人那种性格,打个圆场就让这事过去了。
我觉得这件事够我耿耿于怀一辈子了。

二娃随母姓这个问题,算是计划生育的产物——双独家庭的女方也希望把姓氏传下去。我家是认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提的,父亲同意了,但母亲担心激化和舅舅家的矛盾,还是让弟弟随了父姓。
有这方面想法的读者,我的建议是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协商。随母姓是尊重和宠爱,随父姓是传统,都没有错。

最后,感谢大家的评论和小红心♡

评论(12)
热度(61)
© 紫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