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多嘴毒,不好相处。

  紫水晶  

【关宏峰×秦明】夜雨

●跨剧拉郎,清水无差,一发完
●设定两边的案子都早已圆满结案

@吞拿鱼er ,庆祝我们爬到第三个共同墙头

————————————————
秦明很想把小徐赶出去。
他千里迢迢从龙番赶到津港加入专案组,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他这次出差至少一个星期,回去之后办公室里肯定又会飘满臭豆腐螺蛳粉煎饼果子小龙虾混合的气味,还都是两人份。
眼前这个不靠谱的助手更让人来气。虽然小徐的笔记速度还算及格,递工具的速度却总是慢半拍,拍照更是完全跟不上节奏,简直是比林涛还笨。
要不是时间紧任务重,他早就把小徐赶出去了。
可就算时间紧任务重,在第n次被打断思路后,秦科长还是忍无可忍:“你们这儿的主任法医呢?”
小徐被秦明凌厉的眼神吓得一哆嗦,还未答话就看见关队长面无表情地推门进来:“亚楠休产假了,我来帮你吧。”
秦明回过头,目光落在关宏峰脸上那道疤上——陈年旧伤,长约七厘米,发力方向从右上到左下,未经缝合。
看过伤疤,他才去看对方的表情。关宏峰一脸胸有成竹的沉稳模样,语气不是商量的语气,眼神却带着几分要和他商量的意思。
他眨了眨眼睛算是同意,关宏峰又往前走了几步:“小徐你先去把毒物检测做了。”
小徐双手捧着相机递给关宏峰,战战兢兢地说了一句谢谢关队,然后迅速逃离法医实验室并关好门。
两人都算得上是名声在外,关宏峰是因为213案的神操作,秦明是因为无人能忍的臭脾气。虽然彼此对对方都略有耳闻,但真正见面还是第一回。
被大卸八块的尸体还躺在解剖台上等着申冤,实在不是个适合寒暄的场合。关宏峰举起相机对着秦明刀尖所指的伤口拍照,两人无声而默契地接上了被打断的思路。
秦明很快发现这个助手很好用,不是李大宝那种他一个眼神递过去她就知道递什么工具的好用,是他还未抬眼工具已经递到他手边的好用。
只是在解剖结束时,秦明习惯性地站直身子,想把缝合的工作扔给助手,却发现关宏峰摘了手套放到桌上,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手。
“我先去汇报一下情况,缝合就麻烦秦科长了,”关宏峰拧紧水龙头,抽了张纸擦了擦手,“秦科长要是不想缝,叫小徐来也可以。”
秦明看着关宏峰匆忙离去的背影,刚有些缓和的表情又黑了下来,把心里对关宏峰的印象分从90扣到了60。
最后秦科长还是亲自缝合了尸体。他看不上小徐的技术。

傍晚时分,秦明站在长丰支队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红得发紫的天空。
大雨将至。
臼齿案结案后,他的PTSD有所好转,但幼年自己的哭喊和池子的尖叫仍然如影随形。
关宏峰从他身边走过,又停住了脚步。他在秦明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眼神——恐惧、戒备却又要强迫自己去面对。那是他自己站在光影分界线前,经常会有的眼神。
“秦科长,”关宏峰摸了摸下巴,“你也有PTSD,严重吗?”
秦明看了他一眼,并不觉得惊讶——这个人要是有什么不知道的,才比较让人惊讶。
“不影响行动。”秦明实话实说。
“那我请你吃顿饭吧。”

关宏峰带秦明到了一家西餐厅,服务生领着两人走向落地窗边的一张桌子。落地窗外是倾盆大雨和无边黑暗,两人维持住表情坐下点了餐。
一道闪电划破夜色,紧接着有雷声传来,两人同时往外面看了一眼,又同时收回视线。
“关队长,你刚才说的是我‘也’有PTSD,”秦明看着关宏峰的眼睛,“你怕什么?”
“黑暗,”关宏峰眨了眨眼睛,“也不影响行动。”
两人相视一笑,不像是同病相怜,倒像是同行者之间的默契。
下雨天人不多,两人压低声音聊了会儿案子。牛排端上来后,关宏峰切着牛排漫不经心地补了一句:“长丰支队的主任法医是我弟妹,她刚生完二胎,还在坐月子。我弟威胁我说如果我这个时候把亚楠叫回去干活,他就跟我断绝关系。所以只能辛苦秦科长了。”
秦明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心想,关心家里人就直说,这借口找得也太拙劣了。
关宏峰等着秦明怼他,却发现对方翻完白眼又低头切牛排了。关宏峰正在奇怪自己怎么会判断失误,秦明又抬头看了他一眼。
关宏峰摸了摸下巴:“食不言寝不语?”
秦明点头。
关宏峰没再说什么,两人吃过饭,关宏峰去结了账走到门口,接过秦明递来的伞,又摸出备用的手电筒递给秦明。
两人打开手电,撑起伞走进黑暗的雨幕。

END
————————————————————
PS:
1.没有后续,毕竟我本命不是这对,做不到长期更新。觉得没看够的小伙伴可以试着戳一戳我艾特的那位,她也是个文手,而且水平不错。(虽然她首页只有两篇文,还是前年的。)

2.我个人偏好强强就按强强写了,希望没有OOC。

3.提到坐月子忍不住叨叨一句,坐月子不能太讲究,但也不能不讲究。夏天坐月子捂得太厚和坐月子期间干重活都是非常危险的。

4.新版LOFTER和新版搜狗输入法的图标真丑啊……你俩看看人家WPS,虽然也红但是人家简洁啊!

评论(5)
热度(25)
© 紫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