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多嘴毒,不好相处。

  紫水晶  

【白夜追凶】魂(二)

●大关中心,本节无cp,兄弟亲情向
●不甜
前文:(一)

白茫茫的雪原上空暮色沉沉,日已落,月未明。一个孤独的身影坐在雪原中心缩成一团,被凌厉的寒风吹得瑟瑟发抖。
宏宇站在公路边,只能远远地看见一个小点,却莫名其妙地知道那就是哥哥。眼看着天要黑了,宏宇想赶紧去哥哥身边生堆火,却怎么也走不到雪地上,只能在公路上来来回回地干着急。
宏宇和那道看不见的墙搏斗了半天,气喘吁吁却一无所获,只能扯开嗓子对着那个小小的背影大喊:“哥——”
这一喊,宏宇就把自己喊醒了。他睁开眼,看到身边呼吸均匀的妻子女儿,安下心来。他把目光投向天花板,听着身边轻柔细软的呼吸声,突然想起今天是关宏峰重获自由的第一天。
关宏峰跟着他回了家,却拒绝了他一起睡的提议。宏宇不放心,小心翼翼地爬下床,光着脚提着拖鞋走出主卧。
客房没开灯。
宏宇心中一惊,拉开客房门往里看,关宏峰果然不在。
宏宇在家里看了一圈,没见着哥哥,赶紧换了衣服拿了蜡烛,出门去找。

关宏峰扶着墙,一步一顿地走上楼梯。手心不出所料地传来温热黏腻的触感,脚下微微打滑,鼻尖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关宏峰习以为常,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伍玲玲出现在楼梯的拐角,微笑着看他。关宏峰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压抑着逐渐变得粗重的呼吸,硬着头皮继续往前。
天台上稍微亮了一些,能看到周围居民楼里星星点点的灯光。他走到围栏边,不出所料地在余光里看到弟弟光洁的左脸和浅浅的笑意。
“我是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宏宇的语气轻松而又郑重。弟弟微笑着转过身来看他,拿起刀毫不犹豫地在右脸上划出一道伤口。
滚烫的血溅了关宏峰一脸一身。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防窃听防定位的改造还在,看不到来电显示。关宏峰做了个深呼吸,接起电话:“喂?”
“哥,你在哪啊?”宏宇的声音从手机里和身后的楼道中同时传来。
幻觉消失了,关宏峰冷静下来:“天台。”
“待着别动啊我上去找你。”宏宇说完就挂了电话,急促的脚步声从楼道里传来。
十几秒后宏宇出现在关宏峰身边:“哥你怎么来这了?带了手电筒怎么不用啊?”
“睡不着,出来走走。手电筒没用。”
“有点光总比没有好啊,你那病好了?”宏宇在外套口袋里翻找。
“还会有幻觉但不会休克了。三年前就练出来了,既然是心理问题,那就没有什么练不出来的,”关宏峰看了弟弟一眼,嘴角微不可查地上扬,“一个怕黑的夜店小王子,想想都觉得讽刺。”
“哥,你别挪郁我了,自打小饕餮出生到现在我哪去过夜店啊,根本没时间。”宏宇终于找到了打火机,点燃蜡烛放进关宏峰手心。
蜡烛是荷花灯的形状,一点暖橙色的火苗在花心的烛芯上微微跳动,把厚重的蜡制花瓣照出了晶莹剔透的效果。
“这是……”关宏峰无语凝噎,“元宵节小饕餮玩剩下的?”
“是元宵节买的,但不是小饕餮玩剩下的,她才三岁我们哪敢让她玩火啊。我在街上看着这个,觉得蜡烛是暖光,说不定对你的病好点,就买了一对。哥你觉得有用吗?”
关宏峰用看犯人的眼神凝视着荷花灯,几秒后抬起头,勾起一个轻浅却温和的微笑,“有点儿用。”
宏宇也笑了,得意中带着三分痞气。
关宏峰把荷花灯放到天台的栏杆上,摆在两个人正中间。
时隔三年,兄弟俩再次比肩而立,看万家灯火。
沉默在两人之间温柔地蔓延。

最后是宏宇打破了沉默。
“哥,我就随便问问啊,你说你在黑暗里会产生幻觉,这幻觉具体是什么啊?”
关宏峰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你咨询心理医生了?”
宏宇愣了一下,颇为郁闷地看了哥哥一眼:“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如果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你问不出这样的问题。”关宏峰面无表情。
“其实我也没找心理医生,就是买了几本这方面的书看了看。我琢磨着你自己去看心理医生都没啥用,隔着个我治疗肯定更没用啊,”宏宇伸手拍了拍哥哥的肩膀,“不想说就别说了,咱家又不是交不起这点电费。”
沉默再次蔓延,却失去了刚才的温度。
他们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一步走错就是貌合神离,万劫不复。
————————————
后文: (三)

评论(8)
热度(64)
© 紫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